他是红军中少见悍将一生战功赫赫却蒙冤而死为什么

2019-07-27 11:24:08 来源: 广元信息港

革命先烈,浩气长存,万古流芳,永垂不朽!

青山肃立,绿水长歌。回看那个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多少中华儿女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为了国家的未来,为了我们现在生活的幸福安定,他们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赴汤蹈火,舍身取义,凭借着他们那浩然的正气和崇高的理想,描绘了一张张光彩夺目的雄浑画卷!

在他们中,他就是其中一位,一位真正的英雄,段德昌。

(段德昌是我军历史上的军事家之一,新中国成立后评的批革命烈士中他排号,毛主席亲笔为他签署烈士证。如果他没死的话,次授衔的时候起码也得是大将)

1933年5月1日午时,当得知自己即将被处以死刑时,他毫无怨言,唯有一个要求:“如今红三军子弹极缺,杀我时不要用子弹,子弹留给敌人,对我,刀砍、火烧都可以。”他还曾是彭德怀的入党介绍人,刑前为省子弹求用刀,刑前,他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

常胜将军

段德昌,字裕后,号魂,1904年8月19日出生于湖南南县南洲镇火箭村,德昌幼年丧母,由祖母抚育成人,养成了从小蔑视权贵,敢作敢为的性格。在县城高小毕业后,即考入长沙中华圣公会雅角中学读书,期间参加了毛泽东、易礼容创办的“文化书社”,追求救国救民的道路。1925年8月,段德昌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我党早期的共产主义战士。随即,受党的派遣,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1926年转入毛泽东、李富春等主办的中央政治讲习班。结业后,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五团党代表、第八军师政治部宣传科长、政治部秘书长等要职,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北伐军攻打武昌时,段德昌带兵攻打南门,十多天不下火线。战斗结束后,他结识了同一部队一营营长彭德怀,从此二人交往甚密,一年后,段德昌和南华安特委介绍彭德怀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初,段德昌组织和领导湖北公安“年关暴动”一举成功,端掉国民党七十三师某营的老巢,除掉劣迹昭著的土豪劣绅40余人,歼敌300余人,缴枪100余支,组建公安县赤卫队,建立起革命武装。这年4月开始,段德昌带领赤卫队会同鄂中游击武装开往洪湖沿岸开展游击战争,到年底便建立了瞿家湾、柳集等几个游击根据地。1929年3月,段德昌与周逸群等同志在洪湖开创性地组建了鄂西游击大队。一天夜间,行程百余里,攻打5处常练队,缴枪50余支,击毙“铲共团”首领李生灿等。还有一次,段德昌率兵奇袭沔南重镇峰口,全歼守敌,缴获长短枪200余支,还有大批子弹、辎重,壮大了自己。段德昌根据游击战成功的实例,总结出“敌来我飞,敌去我归,人多则跑,人少则搞”“要打必胜,不胜不打”等整套经验。对此,毛泽东同志后来给予充分肯定。

段德昌在洪湖历任洪湖游击总队队长,红军独立师师长、红六军纵队司令、前敌委员,率部转战荆江两岸,使江陵、监利、石首、沔阳、潜江等县苏区联成一体,为建立洪湖苏区作出了重大贡献。

1928年7月,红六军、红四军会师湖北公安,组成红二军团。段德昌担任红六军副军长兼十七师师长,9月改任红六军军长。

红军日益壮大,威震荆江两岸,1930年6月,根据中央决定,段德昌率部南下,全歼湖南华容守敌,继而攻克南县县城。11月4日,攻克津市。是年冬,段德昌重返洪湖,与周逸群等同志一道,粉碎了蒋介石对洪湖苏区的三次大围剿。继而挥师襄北,连续打了几个漂亮仗。在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三次占役中,歼敌12000人,缴枪8000余支,称为“襄北大捷”。段德昌在新沟嘴战役中缴获的敌军火炮,现存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至此,在湘鄂西军民中,段德昌便有了“常胜将军”的誉称。

襄北大战,硝烟未尽,敌人又集中了10万兵力第四次围剿洪湖苏区,段德昌带领红军开始了极为艰苦的转战,部队从随县出发,翻越桐柏山,进入豫西南,转战途中,段德昌又打了几个胜仗,于12月下旬终于到达湘鄂边苏区。两个多月,部队跨越五省,行程3500公里,历史上称为“七千里小长征”。

苏区“肃反”

正当湘鄂西苏区军民坚决抵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扩大根据地,扩充红军,闹得如火如荼的时候,1931年1月,由王明左倾路线把持的党中央派夏曦来到湘鄂西苏区。夏曦一到洪湖,即推行王明路线,不作调查研究,主观武断地全盘否定湘鄂西红军浴血奋战的巨大业绩,指责苏区“是富农路线统治”。并报告中央,把“肃反”作为突出、紧迫的任务。夏曦草木皆兵,子虚乌有地罗织罪名,在苏区内部开展血腥屠杀。

1932年4月,夏曦以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湘鄂西军委会主席的名义发布“肃反”命令,成立了以夏曦为首的“肃反委员会”,并设置独立的肃反机构“保卫局”,凭夏曦一句话,保卫局就可将被“审查”对象逮捕或处决。手段是逼供、诱供、指名问供,凭屈打成招的口供罗织罪名,定案处理。自1932年5月至1934年秋,湘鄂西苏区四次内部“肃反”,杀人如麻,血流成河,红军损失了1000多名高级将领和各级指挥员,地方政权领导和无辜群众被错杀多达7000人,加上蒋介石的疯狂围剿,红军实力损失大半。

次“肃反”在1932年5月。一次战斗中,红军俘虏了一个姓张的国民党下级军官。保卫局在审讯时,有人指认他是奸细,经严刑逼供,张受不了皮肉之苦,胡诌他与中共天汉县委军事部长杨国茂既是同乡,又是同伙。凭这一句话,保卫局将杨国茂逮捕,杨国茂被严刑拷打之后,又胡乱供认苏维埃政权和红军中的一些干部是他的同伙。夏曦命令将他所供出的人逮捕并刑讯逼供,于是层层株连,层层捕人,层层“肃反”,甚至红军战士和普通群众也成了“肃反”对象。这次“肃反”,被株连打击的苏区省委委员、部长以上干部23人,红军团以上干部28人,被杀害的有湘鄂西省委常委、红三军政委万涛等一批根据地和红军创始人。连夏曦的“肃反”三人小组成员之一、湘鄂西省委组织部长杨成林也感到自危,给夏曦留下一张条子:“我绝不是国民党,今后也不当国民党。”然后化装成渔民,暗夜出走,不知所终。

第二次“肃反”即“火线肃反”,是在红军“七千里小长征”转战途中进行的。矛头首先指向红七师政委朱勉之。只因朱在1932年9月贺龙、关向应召开的团以上干部会议上,比较实事求是地介绍了万涛等同志在次“肃反”中被诬杀的经过和夏曦在肃反中乱捕滥杀等错误作法。夏曦即以朱勉之“计划将七师拖走”、“叛变投敌”等莫须有罪名将他逮捕、杀害。至此,部队内部人人自危,恐怖情绪更为严重。贺龙指出:“部队内哪有那么多反革命!”然而夏曦根本不听贺龙劝阻,一意孤行,“火线肃反”很快扩大到红三军各师、团、营,直至基层连队。第二“肃反”,夏曦信任的是姜琦,让他担任政务处长,具体主持“肃反”工作。一时,姜琦成了夏一人之下、红三军之上的人物。他随身带着小本子。只要他怀疑谁是“改组派”,就把名字记上,经夏曦点头,就将谁逮捕、处决。甚至把一些战场上负伤的干部,背下来就当作反革命杀害了。

段德昌是在苏区第三次“肃反”中遇难的。

第四次“肃反”,杀害了红九师政委宋盘铭、红七师师长叶光吉、政委盛联均等,理由是这些同志反对夏曦解散党团组织和进行“清党”,经贺龙抵制,苏区“肃反”以暗藏特务露出狐狸尾巴而告终。

蒙冤而死

自夏曦来到湘鄂西苏区推行王明左倾路线,段德昌就与他进行了不懈的斗争。特别是对他大搞“肃反”扩大化,段德昌当面指责:“夏曦,你把根据地搞光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被你杀了,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革命的罪人?”因而,夏曦觉得,段德昌是他推行左倾路线的主要障碍,决意除掉段德昌。

1933年4月下旬的一天,夏曦派人通知段德昌到中央分局驻地金果坪开会,段情知有变,但仍镇定自若,安排好工作,告别亲人,然后赴会。果然,一到分局,段德昌就以“改组派”、“逃跑主义”等莫须有的罪名被逮捕。贺龙闻讯赶来,拍着胸膛对夏曦说:“我了解段德昌,我担保段德昌不是改组派!”可是,夏曦一意孤行,并威胁贺龙:“你担保他,谁又能担保你呢?这是中央分局的决定,你敢反对?”贺龙眼见战友蒙冤,自身难保,悲痛万分地抚摸段德昌身上的伤痕,深情地与战友话别:“德昌,我胡子保不了你,对不起你,但党和洪湖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

1933年5月1日下午3点,段德昌被押至金果坪江家村的山坡上,夏曦宣布段德昌的所谓“罪行”和执行死刑命令,夏的心腹姜琦命令开枪。段德昌喝道:“不要用子弹,留下一颗子弹去打敌人!”并深情地对在场的干部群众说:“共产党人砍脑壳也要讲真话,我相信中国革命一定会胜利。红军要打回洪湖去,不要忘记了洪湖人民;红军要赶快恢复党的组织,没有党的领导,红军寸步难行;肃反肃到德昌止,再也不要自相残杀了!”山坡上,杜鹃啼血,阴风阵阵。一位威震湘鄂西的红军高级将领就这样被冤杀了。

为夏曦所器重、掌握生杀大权的政务处长姜琦,原来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国民党潜伏特务。1933年初夏,红三军侦察连在执行任务时,捕获了敌人一个秘探,并从他身上搜出了姜琦交给他的机密情报。敌探供认他已经好几次与姜琦秘密接头,获取了红军的大量军事秘密。于是,侦察连连夜将敌探与姜琦的亲笔信交夏曦、贺龙、关向应“三堂会审”,证明姜琦确是深藏在我军内部的奸细。夏曦十分尴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得命令将姜琦立即抓获。姜自知罪大恶极,必无生还之路,企图乘夜逃走,被看押的战士击毙。

夏曦其人

作为湘鄂西苏区“肃反”的主要夏曦,是中共早期党员之一,湖南桃江人,1924年以后,任过中共湖南委委员,临时书记等职。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不久即去苏联学习并参加了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1930年回国,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被王明捧为“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六届四中全会上,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从此,不折不扣地追随和执行王明左倾路线。1934年7月,党中央给湘鄂西分局来信,严肃批评了夏曦错误。1935年3月3日,遵义会议后,又收到中央来电,要求他“在实际工作中纠正错误。”夏在认识自己的错误后,沉痛地说:“我一想到在湘鄂边苏区的事就感到内疚,这是我还不了的帐啊!”1936年2月,红军长征到贵州毕节时,为了做好一支土著武装的工作,夏曦主动向六团政委王震请缨前往,在涉过一条激流时,溺水牺牲,时年35岁。

本文作者:史歌长轮(今日头条)Tags:历史

白城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黄石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攀枝花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宣城牛皮癣好的研究院
资阳牛皮癣哪里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