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为怀孕的皇后招护理一奇女子被选中皇后分娩时意外发生了

2019-07-27 15:14:40 来源: 广元信息港

话说汉宣帝是个雄心壮志的人,他不像汉昭帝那样“懦弱”,一直乖乖地做个名不副实的傀儡皇帝。然而,问题是他之所以能当皇帝是靠霍光一手捧上来的,而且作为汉武帝的首辅大臣,朝中的实权已多年垄断在他手上,想从他手上生生地把权力夺回来,只怕比登天还难。

也正是因为这样,汉宣帝采取了和他前任昌邑王刘贺截然不同的措施,四个字:戒急用忍(戒除急躁,施用忍耐)。他把朝中的权“正大光明”交给霍光,表示自己甘当霍光身后的“绿叶”,等待时机再夺回大权。

然而,这个办法虽然稳住了霍光,却稳不住霍显。

霍显原本是霍光元配东闾夫人的贴身丫头,属于典型的奴仆阶层。东闾夫人只生了一个女儿,后来“门当户对”地嫁给上官安为妻,他们两个的爱情结晶上官公主又嫁给了汉昭帝刘弗陵。霍显不但是个漂亮的“花瓶”,而且是个聪明的“黄蓉”,常常有令人意想不到之举,为此,霍光对她也另眼相看,还顺理成章地把她纳做小老婆。后来,东闾夫人病逝后,霍光二话不说,直接把霍显擢升为正妻。

种种迹象表明,霍显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事实证明,她能把霍光整得服服帖帖,自然有她的才能和本事。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汉宣帝“一意孤行”地以“寻剑诏”的名义把许平君立为皇后后,她牙齿恨得痒痒地说:“我的女儿既聪明又漂亮,尊贵无比,皇上怎么能立那个乡巴佬许平君为皇后呢?”

杀死许平君,把自己的女儿霍成君推上皇后的宝座。霍显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她是个实干家,不但做了,而且还做得很坚决,坚决到没有一点儿回旋的余地。

本始三年(公元前71年)正月,许皇后怀孕期满,即将分娩。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感到身体“不舒服”。爱妻心切的汉宣帝二话不说,马上把各地名医请来诊治,再召请一些女医生当“护理”。汉宣帝不会料到就是这一纸诏书,竟然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

一诏刚下,就有一位名叫淳于衍的女医生前来应聘。她来势不凡,打出的口号是:谁说女子不如男,妇女能顶半边天。许皇后一看架势不错,问了一些医学方面的问题。这个淳于衍竟然对答如流,许皇后很是满意。再问来历,原来这淳于衍是皇宫警卫(掖廷户卫)淳于赏先生的妻子。文学水平过硬,政治背景也过硬,许皇后马上作出如下批示:留下试用,试用期满便转为正式工。

淳于衍果然不是一般人,她不但精通医理,而且做事一丝不苟。很快,她就被许皇后留用做长期护理员。然而,许皇后不会知道,她留下的不是一个女护理员,而是一个女杀手。

淳于衍之所以甘当女杀手,是因为她想为自己的丈夫谋一份好工作。当时的升迁大权都在霍光手上,而“消息通”霍显知道淳于衍是因为丈夫“待业”在家,才出来打工养家糊口后,便主动给她这样的暗示:现在安池管理局(安池监)正缺少一名主任,我看你丈夫是合适的人选哦!

这是一份官衔大、薪水高、油水多的轻松活,许多达官显贵打破头都想着这个位子。面对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淳于衍感动得差点儿没直呼霍显为再生父母了。

霍显说帮忙可以,但是有个条件,淳于衍说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然而,当霍显把条件说出来时,淳于衍那张樱桃小嘴吃惊得直生生可以吞一个生鸡蛋了。霍显的条件是让她在做护理时毒死许皇后。

淳于衍犯难了,她虽然是个势利女人,早已被霍光的“铁饭碗”诱惑而动了心,但顾虑还在。毕竟毒死许皇后不是一件小事,上面追查下来,到时候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啊!眼看淳于衍犹豫不决,霍显给她灌了一剂这样强有力的迷魂药:“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的生育,都以‘围着开盖的棺材走圈儿’的吗?女人生育本来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每十次生育,就至少有三人死于难产或留有后遗症的。在这方面,死神不论身份贵贱一律平等,所以你不用担心会阴沟里翻船……”

淳于衍就这样被霍显拖上了贼船,这个雷厉风行的女人,甚至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就开始了行动。她先是以“护理员”的特殊身份。把捣成粉末的“附子”(毒药的一种)藏于内衣中,悄悄地带进皇宫。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淳于衍的一切准备工作已做好,只等待下手的时机了。都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这话一点儿不假。许皇后经过十月怀胎,终于迎来了分娩的幸福时刻。痛苦过后是甜蜜,她生了一个女儿,母女平安。汉宣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考虑到许皇后产后身体虚弱,汉宣帝命御医们用药好生调养。

御医们为了自己的仕途着想,都想尽办法研究新的滋补药物。你说服用维生素A好,他说服用维生素B好,总之,就在御医们各显其能、各显神通时,淳于衍却给了许皇后一记“猛药”,她把附子粉末,掺到御医们研制的药丸里。附子虽然不是下肚便七窍流血而死的剧毒之药,但这种带“火性”的慢性毒药是产妇的禁用药。

结果可想而知,许皇后吃了药后,开始毫无异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性开始发作,表现异常:气喘、气吁、气闷……许皇后上气不接下气地问贴身护理员淳于衍:“我的头怎么突然好重?是不是药物过敏啊?”淳于衍却敷衍道:“良药苦口利于病,没啥子的,别乱想。”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许皇后的生命也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等到御医们赶来时,许皇后早已错过了救治时期,她脉搏已散乱,就算是扁鹊在世,也无能为力了。可怜的许皇后就这样死于宫廷斗争。后人有诗叹曰:

赢得三年国母尊,伤心被毒埋冤魂;

杜南若有遗灵在,好看仇家灭满门。

本文作者:飘雪楼主的历史课(今日头条)Tags:汉朝 汉宣帝 汉昭帝 分娩 霍光

广州治疗癫痫好的研究院
梅州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乌兰察布研究院治白癜风
昭通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伊春阴道痒'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