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值 第0009章 芝阳城的黑夜

2020-02-15 19:50:33 来源: 广元信息港

灵值 第0009章 芝阳城的黑夜

芝阳城的寒冬及其寒冷,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不曾透露出来。街道更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也许是因为午夜的缘故,整个芝阳城仅仅有路灯在寒风里微微透着亮光,衬托着树叶沙沙作响,伴随整个寒冬的夜晚并不能得以安宁。

街道的尽头缓缓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唯有一丝极为霸道的灵息从其中逸散而出,映衬着街道更加的冰寒彻骨。

身影走到街道下,趁着昏暗的街灯打在脸上,只见兴文眼神坚定,走到城东的4S店门口,环顾四周,这里除了夜光透过陈列的玻璃窗使店里的汽车线条更加的清晰之外,兴文也并未发现翁坤的身影,大喊道:“我来了!翁坤!”

只见4S店正门缓缓打开,从门里走出一个兴文熟悉的身影,没错,正是翁坤。

兴文对着翁坤野火扬眉的吼道:“郭玲在哪?”翁坤看着兴文,眉头一挑,不屑的抬起左手拿住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只见4S店三楼贴近街道的房间灯打开了。兴文抬头一望,只见郭玲被绑在三楼的办公椅上:“你到底想怎么样!翁坤!”

“不想怎样,就想问清楚你点事情,关于天台那晚看来我们都拥有的异于常人的能力,我们一定能干成一番大事,要不你就跟我混吧!”傲慢的翁坤侧脸看着兴文。

兴文仍在劝说:“你不要运用你的能力干一些丧尽天良的事,你会被心魔所噬的!”

“笑话!你看科幻看多了吧!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了!”翁坤说罢,一摆手,只见三楼出现了两个人,透着光线看兴文已经确定站在三楼的就是翁坤的两个跟班,阿泰和莫雷。

只见阿泰用拳头一拳重击打在三楼玻璃的中心,“哐”正面三楼玻璃散落在一地。兴文急忙说道:“你要干嘛!混蛋!”

此时莫雷手持一根钢管,用钢管的一头挑起绑在郭玲身上的绳子,一用力,便将郭玲挑起,随即将钢管的另一头放在自己脚下踩着,只见郭玲半悬空在4S店的二楼:“你小子可别让我放了她,就担心我这一仁慈,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相继只听得翁坤三人大笑。

兴文握紧拳头,头上暴露的青筋,虽然寒冬夜晚暗淡,但小臂仍然发出微微的蓝色亮光,这一点亮光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显眼,也同时引起了翁坤的注意:“呦!看来这是要打了呗?也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力!阿泰!”随着翁坤话音刚落,阿泰便从三楼腾跃而起:“来了!”只见阿泰的身影在月夜下透露出一丝丝的白光。

“咚”只见阿泰站在兴文面前两米的位置,兴文也注意到了,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阿泰已经和以前不太一样,水泥地也出现了轻微的裂痕,心想:“想必他也有了能力。”只见阿泰没有让出半分思考的时间,两个左右平移的步伐,就到了兴文的身边,紧接着跳在空中便要施展肘击,只见阿泰的右肘部离兴文的头顶越来越近时,兴文感觉这个动作没有原来那么快了,顺势退了两步。阿泰见到肘击并没有打到兴文:“有意思,看你下次还有没有命躲开!”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阿泰侧身抬起右脚,高部位侧踢直逼兴文的左脸,兴文发觉这一踢速度太快,便用左手手腕用尽全力裆了下来,伴随“咔”的一声,兴文被踢出了一段距离,只见兴文的左手有些轻微畸形,阿泰大叫道:“哈哈哈哈过不过瘾啊!小子!”

只见兴文用右手手心握着左手手腕畸形的部位,手心散发着蓝光,一眨眼的功夫,发现兴文的左手畸形的部位正常了,还做出了继续防御的动作,这一幕被翁坤看在眼里,暗自嘟囔:“呵呵,原来是这样!”思考过后,直接大声对阿泰叫道:“阿泰,他能治愈!你也别跟他娱乐了,使出全力!”阿泰也发现了貌似蓝光的出现,对面的小子左手手腕刚被踢的畸形的部位回复了正常,阿泰用尽了全力握住自己的双手,兴文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只见阿泰的双手好像在生长着什么,伴随着两只手皮开肉绽

,长出了白色的硬物,硬物从手心长出,逐渐越长越尖,越长越锋利,不到几秒钟,阿泰的双手全是长达接近半米长的坚硬,看似坚硬无比,而双手完全看不到一丝丝的皮和肉。

阿泰右脚用力的踏住水泥石地,只见踏过的水泥石地破碎不堪,眨眼间,阿泰有一击直拳冲向兴文的身体,兴文用右脚支撑身体,躲开了这一拳,但阿泰长约半米锋利的骨头确划伤了兴文的外套。兴文见罢将外套脱下,用双眼使劲盯着阿泰的身体,打算看清阿泰的灵脉,这一看不要紧,才发现双手白色的骨头一样的生长物,是有灵脉的与阿泰身体的灵脉是相连的,只不过全身上下呈现的是淡黄色,于是想到老师的训练,想起来那株蝴蝶兰,记得当时左右手一只在吸灵气,一只在赋予灵气,想到这时兴文灵机一动,心想:如果我仅仅用左手吸会怎样?。

兴文还没有反应过来,阿泰紧接着又是一击直拳,只见阿泰双手半米长的骨头离兴文不到20厘米的距离,兴文一看也无法躲开,于是用左手手心直接应对阿泰的一击直拳,发现阿泰的右拳停在兴文的左手掌心位置,动弹不得,兴文的左手掌心透出蓝色的微光,随着接触的时间,发现阿泰的右手半米长类似骨头的物质慢慢的在收缩,阿泰面部紧张的喊道:“这是什么!怎么回事!我动不了!”

只见兴文将吸过的气透过全身,从左手到右手,聚集在右手的气已经变得光芒四射,透出白色的光,兴文用尽全力将右手打在阿泰的左胸口。

“啊!”阿泰随着喊声,飞出四五米,水泥地也随着阿泰在地面搓出的距离,掀起来,阿泰一口血吐在地上。

同样诧异的兴文看看自己的右手: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无法将阿泰的气留在自己的体内。

翁坤与莫雷看到此景,对视了一番,莫雷就了解到翁坤的意思,纵身一跃,就在此时,脚下踩着的钢管,另一头悬挂在三楼的郭玲大叫一声:“啊!!!兴文!救我!”

“郭玲!!!”兴文惊叫道......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