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BOSS降临团

2019-07-27 16:21:53 来源: 广元信息港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从来木有想过抱只金大腿也会被自己个的分、身给打断的吾辈想想也真是醉了。喜欢乐文小说网就上www.lwxs520。com。。呵呵,这种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赶脚真是微妙的酸爽啊啧啧。。。。。。去尼玛的酸爽个妹夫啊逼爷们报复社了吧这是!?所以说。。。身为一只萝太比成男神马的更快勾搭墙头怎样汝们不服吗有本事来战啊搞毛线的突袭啊简直就是无齿小人啊!于是吾辈对于自己个的下限有了一更明确的认知然后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那边的成女一号这份爱的关怀吾辈这就像汝也传递一份呀!呆萌乖巧的萝太三号在骤然接受某分、身昏死过去的前一秒,果断地将来自于一号那深沉的爱意向着二号发射了过去。。。于是,枫红漫天,莺蝶飞舞的集境芜园,清风拂过,卷起花浪纷纷,露出一名身着华丽浓郁深紫宫装的黑发女子,只见其驻步停留在朱红小桥畔,轻抬手臂,修长朱玉的指尖轻触畔边低垂的鹅黄绒柳,即便周身散发着清幽寒的孤高气息,却也被这春意融融的暖阳美景所包容,小桥、溪流、落英与园中宫装的女子融为一体,美好得仿若一副脉脉长卷。此情、此景、此人,落入了这片容光春意中,也同样落入了某些欣赏美景的人的眼中。淡蓝的身影风雅无双,气度翩然,此时却遥望那处人景交融的风景图,双眸中印出的却是一种与其身姿气度格格不符的令人囧然的痴迷。。。。咳,有时候这样的痴迷,吾们也称呼其为花痴。于是,完全不造被某人暗搓搓花痴中的美丽少女啊,就在这漫天桃粉薄红缤纷花雨之中微微蹙了眉眼,手抚胸口,突然一口朱红溢出,墨发纷飞间,露出一张微阖狭长眼眸的苍白恍若久病的精致小脸。修长身形摇摇欲坠,更显恹恹病弱之态,下一秒一道淡蓝流光电闪而出,身姿翩然高贵俊秀的男子已是闪现在紫衣女子的身旁,抬手轻扶那欲坠的身影。“姑。。。咳,汝怎样了?”身为芜园的楼主,整个集境风流倜傥人、武功根基人、花痴啊不对是惜花爱花人的香独秀香楼主,前一段时间刚刚遭到了人参以来的次惨绝人寡惨不忍睹惨无人道的巨大心理打击,直至今日都木有回过神来。所以说香楼主对直面给予他这样致命一击的人时想要静静也就情有可原,至于从要静静变成默默暗搓搓在暗地里窥视什么的也只能够归为静静的魅力任然比不上某人心中那颗朱砂痣白月光,所以一见到朱砂痣白月光同学一副人事不好的样纸,立马脑子一蒙虾米都不想了就直接且迫不及待地扑了粗来。怀抱臂间容颜淡漠苍白一身宫装的女咳咳男子,香独秀运起元功,细细探查对方呕血异状,低声问询,“感觉如何?”于是,回答他的,是容色精致绝艳周身满是清冷淡漠气息一身紫衣宫装的汉!子!手抚前胸轻轻蹙眉。。。好吧,麦问吾为毛到现在某宵还要顶着一身女装扮样在这里到处乱晃,还一脸娇花样柔弱虚无力的样纸靠在了汉纸的怀抱里,爷们能够告诉乃们这其实都是人设的错么都是【凝神聚体之成女二号】的模板功效都是世界巨大的恶意么么么!其实下限神马的。。。挤一挤吾辈约莫还是会有的呵呵。被某一号和某三号联手直球了一击爱的问候,吾辈吐血三升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赶脚棒棒哒!某·暗搓搓·偷窥·香自从那一次在吾辈醒来的房间中碎成渣后就神隐入暗处再没跟吾见个正面只是把他家的小侍女蝶儿花儿打发过来照顾吾,所以说这就是一次女装终身女装的节奏?我去啊那两个不明状况的小丫头也就算了为毛某香也是虾米都没吩咐过以至于除了他之外芜园其他人都以为劳资就是个女啊,这货正事不干就光在那独自一人窝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地拼着自己碎成渣滓的心什么什么的,果然另有阴谋不是好人吧!于是被某宵宝打上了另有阴谋不是好人标签的香独秀今次正式现身,吾辈不禁给作死的一号三号点了个赞,而后一脸娇花无力泥垢好吧是一脸冰冷呆萌的莫名表情,摸摸刚才还在剧痛的胸口,仿佛是意识到有什米重要的东西消失掉了一般神情茫然,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仰头冲着香独秀摇摇头道,“吾无事。。。胸口会痛,是因为吾早晨没有吃饭的缘故吗?”“哈?”香独秀一呆,回神立刻追问,“为什么没有吃饭?蝶儿和花儿呢?”吾辈歪了歪头,想了好一会才道,“蝶儿姑娘和花儿姑娘说要帮楼主准备赏樱的事物,吾已经不需要通过吃饭来补充能量,所以无需吃饭,就想找到蝶儿姑娘说明原因。”解释完为毛会粗线在这里后,吾抬头看进对方那双鎏金色的长眸,继续面无表情地问道,“香独秀,楼主是什米?赏樱又是什米?为什米大家好像要离开这里?这里只会留下吾一个人吗?”被这双无辜却仿佛充满了控诉的暗自眼眸一盯,香楼主一身翩然风度已不再,手中折扇轻磕额头,香独秀轻轻“哈”一声,转眼神色便已是自然从容至极,“当然不会独独留下汝,缉。。。缉姑娘若是愿意,香独秀自是想携缉姑娘一览吾集境一年一度樱花绽放的春情美景。”集境常年景色秀丽,到了这一年一度的赏樱时节,更是落英娟丽三分,不仅是集境之人外出踏青出游访友的好时节,更是某位堪称集境奇葩人的香楼主必出行赏花游乐之日。如今的集境由三仪三司十二殿所统管,由于残宗首领雄王作乱至今,圣帝治下稍显不安稳,但仍然无法阻挡集境之人对于时节出行的热情。这天的樱园,纷白如雪,重重叠嶂的樱花团团簇簇绽放在这片广无的山野间,春风拂情,远远处一声悠然诗号极似清然风雅之歌而渐渐在纷纷花雨中传来。“莫恋浮名,梦幻泡影有限,且寻乐事,风花雪月无穷。”随着诗号渐渐临近的,是一男一女相携和睦的两道身影。一身淡蓝的男子带起一股幽幽然的兰香,翩翩风度,高傲风雅,一头泛着鎏金色泽的茶金色长发被梳理得齐整高高束至脑后,配以同色的鎏金冠冕,高雅斯文的蓝色长袍随着柔和的春风轻轻浮动,袖口与袍面辅绣有浪漫的花色,肩上那轻飘飘舞动的透明蚕丝披风上也是兰花朵朵,妍丽非常。他手执一柄娟兰折扇,展开来便是一副比之眼前之景毫不逊色的漫野孤蓝。身畔相携而来的女子身高修长,气质冷然高贵,竟与身边之人的潇洒翩然各有千秋,一身气度恢弘,着一袭绛紫色体态典雅端庄的羽翼宫装,额前一抹淡紫水晶珠串额饰,欣长如瀑鸦黑如墨的长发散至身后,配有一顶如翅羽般金翼紫翅插花头钗,两旁垂落滚滚紫金珠帘,更显那精致容颜苍白得几近透明希澈,狭长的暗紫双眉微阖,双手拢于长长紫衣袖摆之中,行走间不似娇弱女子,一身幽冷深沉的冰冷气息透出一股异样幽篁魔魅之力。“公子,缉姑娘,今日天气正好,此地景色宜人,需要再此地停留赏玩片刻吗?吾和花儿为公子与缉姑娘备酒,可以小酌一杯。”远远缀至二人身后的几名侍女此时上去问询道。“耶,好景当然要配好酒。”一收手中之扇,轻笑声中正是拖家带口也要毅然决然来赏樱花之美景的香独秀,兰花披风轻甩,香独秀姿势便也摆好,侧卧在几名侍女铺好的长毯之上,顺便很是理所当然地将吾辈也拉拽了下来,坐在了他的身侧。“花颜飘渺,欺树里之春风。银焰荧锽,却城头之晓色。杯来。酒来。”气劲一动,酒壶飞至他手中,香独秀倾倒一杯,递予吾前,“此情此景,复又何求?缉姑娘不妨也饮一杯如何?”默默探爪捏住酒杯,吾辈以好奇且探究的神色盯着杯中倒影樱色的淡淡酒水,歪头,话说吾辈之前喝过酒这种东东咩?以宵宝的能为酒什么的应该是完全木有问题的吧!哈,侧头看着香独秀独饮自娱之态,吾辈心下一动,也将此杯饮尽。“这就是赏樱吗?”喝下落了一瓣樱色的淡酒,吾辈眨巴眨巴眼睛,很是自觉地将空置酒杯递出,自由身畔随侍的蝶儿给吾再度斟满。香独秀单手支头,一派风流协议之态,他已然连饮数杯,神色间带着一丝醉意风流,悠然轻叹道,“樱园有樱园之景,但吾更盼可以一睹雅谷之兰的芬芳。吾真想带缉姑娘去一览那美景。正好十年岁月就在今朝,缉姑娘到时可愿随吾前去一观?”“雅谷之兰?那又是什米?”吾辈不哉地继续喝酒,好奇问道。“雅谷之兰艳绝天下,三年四个月结种,三年四个月成枝,而后三年四个月含苞,十年岁月,只为磨砺绽放一夜之芬芳,其美其香,其争奇斗艳,因其忍辱负重而得瞬息之灿烂。因其难得,而有集境四大美景之称,正如君子砥砺自志。而整个集境,却是再无比吾更君子之人,所以吾理所当然要前去观兰花之景,体现吾之央央写意风流。”香独秀的厚脸皮与自恋也许也是集境无人能及的吧。望着他自说自话脸却一丝啦都木有红过的俊俏雅致的面皮,吾辈也是一种仰望的姿态面对他之侃侃然啊。不过正所谓装13遭打脸也是一种定律,正当某香想要在某宵宝面前来一段“吾真是个优雅端庄风度翩然的正人君子”的自述时,远处一声低嘲的冷哼便已传至。。。。。。。。。。。。。。。。。。。。。。。。。。。。。。。。。。。。。。。。。。。。。。。。。。。。。。。。。。。。。。。。。。。。。。。。。。。。。。。。。。。。。(未完待续)</p>

百色白癜风哪家好
湖州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庆阳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新乡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好
玉溪检查妇科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