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们的女人抢了我

2019-07-27 02:34:53 来源: 广元信息港

这两天,她们这些所谓二十强的名字也被公布了出去。灬杂♀志♀虫灬不出意外,陆九思的名声又会步入新一个台阶。陆家在郁城本就名声大噪,陆九思能进入20强,根本就是众望所归。毕竟能救陆家于水火的,也只有陆九思一人。陆九思名声大振的时候,网上又掀起一阵风潮,大约是人出名了,所以作为吃瓜群众,就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些未来的魔法少女们。结果看着看着那些资料,他们又看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多少人都是中级部、高级部出身,竟然有一个是低级部的!那个人叫做赵含瑾,贴在资料上的相片也不怎么样,一看就是没有用美证件照!又瘦又黑,一点都没有少女感!他们这里是招黑魔法师吗?20强的少女们都是美的,魔法越高,魔力越是纯粹,她们的晋升空间就越大。而这个少女……有些人不信邪地再翻了翻她和其他20强站在一起的合影。这、这都没法儿看了。这真的是能晋级20强的魔法少女吗?为什么他们郁城的魔法少女就这样的参差不齐!“宣传那边好了吗?”“都已经到位了,我查过了,九思姐虽然对她关照有加,但根本就没有给她准备什么公关团队。”“没有公关团队?”文凉悦问。陆九思不屑于弄那些,文凉悦是知道的,但是赵含瑾没有,那就真的是太好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赵含瑾的真面目!这个人明明那么一文不名,却偏偏被陆九思看重,走了这样一个狗屎运。文凉悦就是气,她有颜值有能力还有家世,为什么就不能多给她一点关注?陆九思根本没将重点放在形象的建设上,她只是关注着女主的恋情,就怕她突然某天找她谈心,我好像喜欢了你哪个哥哥……于是,跟游戏里塑造的‘孤苦无依女孩儿闯入20强’不同,赵含瑾就在网上那么黑火了。赵含瑾照旧和陆九思在湖边分手,赵含瑾是跟着低年级部的住在西区,而陆九思的他们的宿舍在东区,那边离商业街又或者是教室食堂都要近那么一点。这些天,赵含瑾的日程都是白天看书,晚上跟着陆九思训练。陆九思无异于是美的,她会很多赵含瑾不会的东西,她教自己魔力的利用,教自己如何利用魔力将自己的模样调节到值,又或者是在使用魔法的时候,怎么才能在唱咒的时候不被打断,边唱咒边施展。陆九思说,这都是她想了很久才想到的。赵含瑾很是感动,其实这些她都知道,书本上有写。想到这里,赵含瑾又不由得想,九思虽然很聪明,但有些地方还是很犯糊涂。夜色正兴,赵含瑾回去,面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消退。她这样想着,远远地又听到有人在说话。如今她魔力也不低,只是懒得显露在外。要说魔法少女,其实是非常荣誉又美丽的一个职业。很多人习惯了用魔力装饰自己的外表,以达到震慑旁人的作用,而她更习惯了这样低调,可能——也许很有可能会被误会的,但旁人不知道她的实力,也很容易让人掉以轻心。她站在不远,正要过去的时候,正好就听到了赵含瑾几个字。跟她有关的?赵含瑾将魔力都附在眼上,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文凉悦。而文凉悦面前的那两个人,赫然便是她们一起联手淘汰的人。哦,难怪当时燕翩翩说那两人是文凉悦的同学。赵含瑾不蠢,心眼也多,这会儿一串联,差不多就知道了是什么个意思。文凉悦当时想和人联手,淘汰她。不过还没等赵含瑾悄悄走开,那边的人似乎就注意到了赵含瑾。又或者说是她们是在等她,等她走这条必经之路。若不是长期关注,怎么会对她的行踪如此的熟悉?赵含瑾下意识地想倒回去找陆九思,但又想到什么,瞬间停住了脚步。她看着走过来的两位姐姐,小心翼翼陪好道:“啊……上次的事情真的不是我的主意,本来我,本来我是没想答应文凉悦的。”“关文凉悦什么事?”那两人问。“赵含瑾,你说什么呢?”文凉悦似乎也看到了这边的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文凉悦说要和你们假装组队,然后再让我们在比赛中淘汰你们的……啊!我什么都没说!”赵含瑾又盯着文凉悦,改口道:“我们本来就是竞争对手,我们是光明正大的淘汰你们的。”那两个人又瞪了一眼文凉悦,“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文凉悦此刻也气着了,她冲着赵含瑾大叫:“你是傻逼吗,能不能别废话,赶紧去找陆九思!”赵含瑾这才注意到,那文凉悦根本就不能动,说话光靠吼,让她赶紧走,却自己分毫未动。“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赵含瑾冷静的问。那边不再多言,直接动手。两人手中魔法棒交替,暗夜中交辉。赵含瑾退后一步,她虽然进步很快,但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些人。那两人合力显然比单打独斗要厉害很多。而赵含瑾以木为扰,在两人将缠绕的藤蔓斩断,冲着赵含瑾逼来的时候,赵含瑾却冷静了下来。魔法棒在她的手中旋转飞舞,她小声地念着咒语,忽地,一到光圈骤然显现,挡在了赵含瑾的面前。那是一道火光。火焰凶猛,将两人灼烧,两人退后,却又发现火光将她们包围了起来!火光围成了一个圈,将她们圈在了其中。文凉悦刚刚还在骂赵含瑾没脑子,这会儿已经骂不出来了。赵含瑾竟然深藏不露!她之前不是使的木元素之力吗!赵含瑾说:“你们就算报复了我们,也拿不到那个名额了。”“只要你们空出了位置,自然要有人填补上去。”“你们是想犯法?”赵含瑾问。“魔法少女的事儿,能叫犯法?”这个国家的确对魔法少女太过纵容了,所有的魔法少女都像是有特权一般。关键的是,若是他们做了什么,就算有人想查,可能也查不出来。赵含瑾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肃杀,她看着二人,其实他们都是陌生人,哪儿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为了两个位置。“你们在场上输了,是什么让你们觉得场下还能赢的?”赵含瑾冷着脸。“快报警,这个事儿交给警察处理吧。”文凉悦说。“闭嘴。惹祸精。”赵含瑾道。“你!你竟然骂我!”文凉悦怒道。赵含瑾不仅骂她,还想要打她。她就看不惯这样的娇小姐,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都不考虑旁人的感受。又或者是她们其实根本就没将旁人看在眼里。就在赵含瑾准备找人来的时候,又听见一阵窸窣的声音。赵含瑾转身,魔力瞬发,一道火光从她的身前罩起,对面的人却似乎根本不怕,一道银白透过火光,在赵含瑾的注视下向她刺来。是冰。她想不到是谁的魔力。正这时,赵含瑾又感觉到一道魔力袭来,不过这魔力却很是温和,赵含瑾瞬间就感应到了是谁。她的火光渐渐熄灭,那道银白透出了本来的面目。赵含瑾退后一步,她只觉得有谁拦住了她的腰,熟悉的味道钻入她的鼻子,赵含瑾下意识地就找到了依靠。“九思啊啊啊!!!”文凉悦看到了陆九思,也及时发出了我在这儿的信号。但是陆九思丝毫没有看她,她一手将赵含瑾护在怀里,又一手捏住那块冰。这个人的魔力在她之上,藏头露尾的,连她也没有发现人在哪处。四周都静悄悄了下来,陆九思发现没有危险,又将冰块收了起来。陆九思松了一口气,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微笑。赵含瑾看得木讷,面上泛着一丝微红,只是正当她沉迷之时,又闻到了血腥味儿。“九思!”

哈尔滨哪家研究院专治白癜风好
江苏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渭南治疗白癜风的研究院哪家好
枣庄的治癫痫病医院
深圳治疗宫颈炎多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