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仙村 第六十四章 祭炼甲锤,两女战一男

2019-10-12 20:44:00 来源: 广元信息港

逍遥仙村 第六十四章 祭炼甲锤,两女战一男

“若是凡兵,也无甚祭炼可言。如若是神兵鬼器,则其必有兵魂,先摄而炼之于心,祭之以血。久之,兵魂如吾神意,再出于外与兵器合,再炼习,终可颐指气使,达于至善。”李凤杳静心凝神,缓缓然相授道,“此乃公子当年授与凤儿,如今还授公子。”

“受教了,谢谢娘子!你们二个女子自己玩耍,老夫再去静悟他一阵!”不待女人回答,他转身一闪消失,已是到了树根前,透了进去。

风一双腿盘上,双手成拳,右手握住左手食指,结成了个智拳印,不分什么定醒,天地皆静。元神分身显示,却并不出身,现三头六臂状,左肩是光头分神,右肩上分神。向后的两手按以前在气功杂志上看到的手印结了结,结成个子午盘的手印,左手拇指扣住中指尖,右手拇指自左手掌心插下与右手中指共同捏住左手无名指根。

然而因为这个手印,他反而心烦意躁,只得撤了手印,随便像打台球的手式一样,拇指捏住食指,左臂在下右臂在上随意交叉于腹前,心才真正又归于平静。正是这时无思无虑中,感觉左右各一黑球,自中间的两肩中升起,中间的两臂便自然举起,两黑球继续上升,分别直达中间那两臂的手心。

两球形状正是书室里曾经玩过的两把甲锤,双手握住锤柄,向上头顶处双锤对敲了一击,没有声音,但风一却心底响起暴雷,精神大振,三头六臂身飞出了树身。一闪之际,他来到了日星印上层天地的空中,身体转着移着,中间那两臂手中空空,而他却是如精神病了一般,不停挥动着他的双臂――他在随意练习锤的感觉。

练习了半天,他又从上层天地自树身下来到沙漠天地里继续练习。他发现,随着神意的贯注,锤形会变大,重量会增加,而每当次加大锤形的时候,双锤就会吸收自己的一些心血,但第二次变小再加大原来的形状,便不会再吸收心血了。然而如不满足,想让锤形超过原来的记录,就又是一番贡献心血方可。

这双锤,看是无形,却是有如真在,风一练了三天,已经可以让锤儿脱手飞砸,然后心神牵引收回。看似不存在的锤子,每每让他在沙漠里砸出深坑来。这对甲字形的锤子,不但是进攻的好武器,同样防守也是绝妙,向前一挡,变得小山一般挡在身前,任何攻击都在这锤形甲盾前作废。

看他如此几天的模样,李凤杳远远问他:“公子这般模样,可是在祭炼兵魂?兵器可有?”

风一一闪而**影,再闪又回到原处,仿若他原来就站在那沙漠中没动过,但书房中那对甲锤已经到了他的双手之中。“魂器合一!”他内心轻喝,便见那黑乎乎甲锤瞬间变大,不防备下它几乎突然从他双手把握中脱出。

“娘子,林妹妹,我这器魂合一,威力定然不凡,我要去塔克拉玛干沙漠一行!”言罢风一闪出日星印,日星印还在戒指上,甲锤留在印里。虚鹏翅展开,真实若垂天之云,然而无人能见,他一闪现在高空,再是一闪……

李凤杳和林东宝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中了。风一本尊一头两臂,舞动着真实的甲锤,忽大忽小,尽兴地在沙漠里砸来砸去。往往他一锤向下砸去,沙漠地里便是一个陨石深坑。因为鹏翅的缘故,他身影一闪一现迅速,这威力绝伦的一双甲锤,当真是神出鬼没了。

先是林东宝给他喂招,她那初习飞剑,对风一那如山的双锤,纯粹就是螳臂挡车。然后换李凤杳来,起先她几次缚住他的锤柄把锤夺走,然而另一锤夺手飞向她时,她只能闪避,而被缚之锤也于此时缩小脱出缠缚飞回风一手中。她也于此时隔空一掌,把另一锤的巨大力量卸开,挥索再战一起。

沙漠的天空之中,只见风一的两把黑锤忽大忽小,倏现倏没,追逐着李凤杳的身影。风一的人影几乎看不见。而李凤杳此时,也是展现了她还虚期大圆满的成就,根本就不存在她的身形,当她凝出身形的时候,才又现身。因为化虚的状态下对付一般比自己境界低的人,是有杀伤力,但却不足以对付风一,所以她要进攻就得现身。

风一虽然没有达到还虚,但他也已经对虚有了感应,速度竟然又是比李凤杳还快,每每李凤杳现身攻击他之时,他都来得及远逝,而迅即返回时已经是他在进攻了。大家都心神布控着整个空间,谁在某个大致的方向双方也是心中有数,如此打下来,李凤杳虽然境界高了一阶,而风一却又技高一筹,便打得不相上下。

风一天生是熟习型的人,打得越久,就对他越有利。到得后来,半斤八两的模式倒了,变成了风一压着李凤杳打。她有时候缚住锤柄往回夺的时候,风一就让她夺,却是脱手把锤儿顺势向她砸去,然后化小锤形收回,而她却又不能把索形跟着化小化细,因为风一手上还有一锤她得防呢。

林东宝也上了,两女双战一男。

林东宝的加入,风一只好放慢了速度,因为他怕误伤了她。速度一慢,就换了形势,风一开始被两个女人欺负了,就让两女压着打了。

一次,风一现身时林东宝一剑向他飞射,他习惯性一锤挡去,正这时红娘子的索影也急射而来,卷向他另一锤。他故技重施,甲锤脱手向娘子飞去,然而娘子的索鞭却不是卷缚他的锤柄,而是缚在他的身上,同时娘子真身化虚避开锤击,再现时就是把风一捉住了。

“娘子,你又要演抢夫戏了么?”风一不服中调笑,“你们这是美人计,胜之不武!”

“嘿嘿,我们又不是什么英雄好汉,男子汉大丈夫,你输了就是输了!”林东宝用手指刮着他的鼻子笑道

“好吧,我也不是大丈夫,下回你们等着我治你们!”风起来道。

两女异口同声讨伐:“你不是大丈夫?你是小人?”

“我只是你们的丈夫,却不是你们的大丈夫!难道你们还打算有二丈夫三丈夫的?”风一微笑作着鬼脸道,言罢带头向记忆中以前住过的湖边胡杨林飞去,两女紧跟其后。

风一从日星印湖里抓几条鱼出来,便在林里开始烤,道:“今晚我们在这里过夜吧,我让你们尝尝我的手段。”说罢那条已经长得蛮大的小狗狗臭娘们也被放了出来,它不停地靠近鱼儿用鼻子嗅,但鼻子却不灵,嗅不出什么,想一口咬向鱼儿却又不敢。

济南治疗牛皮癣医院
朔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济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朔州好的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